主任的美人计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主任的美人计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视察工作进行的很顺利,蒋司长对康复疗养中心的工作非常满意,已经将初步报告提交给了部里,市里的领导对此非常的满意,在视察即将结束的时候,市里为蒋司长一行准备了级别很高的欢送晚宴。
  晚宴上,领导包间里推杯问盏、热闹非凡,我们包间里的这些小秘书自然不敢太过造次,不过好在大家都是秘书,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尊卑之分,一众人等,也自得其乐,只是声音小了很多。
  几杯啤酒下肚,让不胜酒力的我有点头晕眼花,趴在桌上好一会,才算舒服了一些,结果大家又要干杯,无奈之下我只得借故小解,才算躲了过去。
  走到卫生间门口,刚想推门而进,却不想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没人吧?」
  「领导,放心吧,每一个隔断我都看了,就咱俩。」
  这两个声音太熟悉啊,究竟在那里听过呢?绝对是熟人。
  「唉,不行了,喝的太多了,回去要是再喝下去,非醉了不可,什么好事儿也耽误了!」
  「我说领导啊,你也太实在了,就不能卖个破绽,装醉啊!」
  「还用你说啊,我回去就准备趴桌子了。」
  「领导,高明!」
  说完之后,那人哈哈大笑。
  他这么一笑,我听出来了,这俩人就是蒋司长和刘主任,因为这些天里,得意忘形的刘主任做得最多的就是哈哈大笑。
  「高明什么啊,你别笑了,这么些天,还没得瑟够啊?这次就算十拿九稳,你也得低调一点吧!」
  「是是,领导说的是。」
  「是什么是啊?你告诉我的好事儿,都安排好了,确保万无一失?」
  「放心吧,绝对万无一失,她老公和女儿都在外地,她本人也绝对是那种饥渴难耐的主儿。饭局结束之后,我回单位把一切安排妥贴了,马上联系您,您在宾馆等我的好消息,电话一到,你过来就可以了,2点换班的时候我支开前台后通知您,您可以悄悄的溜出来,回去后美美的睡一觉,7点直奔机场。」
  「我告诉你,可千万不能坏事儿啊,部里不久之后也要调整干部了,我可不想在关键时刻捅娄子!」
  「放心吧,领导,我拿脑袋担保,绝对万无一失!」
  说完之后,他们就准备出门,我赶紧闪到了过道的拐角处,看着他们向包间走去,不禁暗骂到:两个狗日的鸡巴男,一个有色心没色胆,一个居然靠女人上位,真他妈的够出息!
  饭局终于结束了,领导们一个一个东倒西歪的,我和领导扶着领导的领导下楼,看见刘主任扶着蒋司长蹒跚回客房,心里再次鄙夷的骂道:狗日的鸡巴男,装的可真像!
  把酩酊大醉的大领导送回家,又送回去似醉非醉的小领导,我轻松的坐在车上,准备回家。车窗开了一半,柔和的晚风吹过,好不惬意。走了一多半的路,让司机停了下来,我下了车,准备走着回去。
  快到家的时候,接到了倩倩的电话。
  「喂,倩倩,还没睡啊?」
  「刚听完一个专题课,准备休息呀,问问你干嘛呢?」
  「刚吃饭完,把两个领导送回了家,我就回来了,现在也快到家了。」
  「哈哈,这辛苦的,晚上小梅姐姐也一个人,你干脆别回家了,去我家吧,省的她一个人。」
  「部里来人视察医院的康复疗养工作,阿姨最近忙得很,时间排的满满的,上午我们还过去了,阿姨说她今儿有夜班。」
  「哦,怪不得这几天妈妈的电话少了很多,原来是这样啊。」
  「嗯,阿姨她们忙,我们也忙,天天起早贪黑的,觉都不够睡。」
  「呵呵,华伟哥哥,那不打扰你了,你回家就休息吧,我也休息呀,这破地方,过了10点就断电,还不让出去,不休息也没办法。」
  「再忍上几天不久结束了吗?别抱怨了。好梦,88」「嗯,好梦,88」放下电话之后,回味这刚才电话的内容,突然之间,我脑子一怔,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了上来。蒋司长说他要装醉,否则什么好事儿也耽误了,他究竟有什么好事儿?刘主任口中的她老公和女儿都在外地,她本人也绝对是那种饥渴难耐的主儿,这摆明是要献美人计嘛!医院里的其她女人刘主任肯定没把握,更不敢说万无一失,只有他们部门的女人了,饥渴难耐的女人,除了情人关系,别人谁会知道?老公和女儿都在外地的,别的人我不清楚,陆阿姨算一个;而陆阿姨今天又是夜班,而蒋司长看陆阿姨的眼神一直都不太对,难道真的会是陆阿姨?这就是蒋司长所谓的好事儿?把这些看似孤立的事情组合起来,矛头指向陆阿姨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我有点慌了神了,拿出电话,赶紧拨通了陆阿姨的电话,传来了『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坏了,不祥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急忙跑到路口,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到医院后,我火急火燎的跑到了康复理疗中心,进去之后,前台的值班人员正忙着接电话呢,没注意到我,我赶紧悄悄的溜了进去,到了陆阿姨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应声,用倩倩留给我的要是开门看了看,也没有人,关上门的那一刻,我的心特别的凉。
  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看见了陆阿姨办公室斜对面的楼梯口,主任叼了一根烟,露着邪恶的微笑,缓缓的走了下来,走向了大门口。
  主任的身影消失后,我没有多想,一个箭步冲向了楼梯口,飞一般的上了楼,在楼梯口左侧往里的位置上,有一扇双开门,上面的电子显示屏上写的VIP住院区,难道陆阿姨在这里?边想我边推开了VIP住院区的门,深深的楼道里,只有开了几盏长明灯。
  由于这几天的视察工作,我也可以看到康复疗养中心的上报材料,从这些材料里,我对VIP住院区有了个大概的了解。VIP住院区还没有投入使用,目前刚刚完成重新装修,装修之后,每间病房都是标准的套间,每个套间又分为一里一外两个并排的单间,每个套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为了更好的从楼道观察病房的情况,每一个单间都装了正方形的大窗户,在套间里,两个单间相邻的那堵墙上,也装的是正方形的大窗户。
  我走在楼道里,一个窗户一个窗户的查看着,终于在V216号病房,我觉察到了异样,别的病房都没有拉窗帘,可唯独V216病房的两个单间都窗帘紧闭,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整个窗户,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不对,这一定有问题,好好的,为什么要拉窗帘呢?我伸手扭动着门把手,根本扭不动,门已经被锁了,该怎么办呢?如果陆阿姨真在里面,我却隔着一道门而无能为力,岂不是太悲催了?大脑在飞速的运转,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右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钥匙链,却突然让我茅塞顿开。既然陆阿姨是护士长,肯定会有病房的钥匙的。想到这里,我快步走出VIP住院区,下了楼,在陆阿姨办公室,找到了VIP住院区的病房钥匙,又来到了V216病房的门口。
  开了门后,我稍稍推开了一点缝隙,一股并不很强的灯光射了出来,可屋里却并没有开灯,我从斜对着门口正方形大窗户看见了里面单间的大床上,一男一女正在做爱。为了看得更真切些,我赶紧进了房间,悄悄的关上了门,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大窗户左侧墙边,站到了窗户边,我才看到了窗户右侧里屋虚掩着的门里也有几许灯光折射了出来。
  透过窗户上的大玻璃,我看见那个男人赤身裸体,背着身,无法看见正面,但是从背后看,感觉很像蒋司长,而躺在床上的女人,也没有穿衣服,只穿了两条黑色暗格长丝袜,双手摊开,摆在床上,双腿分开,被男人的胳膊夹在了身体两侧,男人的胯部不停的冲击着女人的两腿之间,女人的小腿和美脚耷拉在他身后,随着男人胯部每一次的冲击而无力的在空中摆动着。
  床上和地上凌乱的散落着两个人衣服和鞋子,在男人身体的左侧的床上,有一件蓝色西服上衣和一件白色衬衣,一条蓝色西服裤子堆在床边,裤底已经耷拉到了地上,裤底跟前胡乱的团着两只黑色棉袜,旁边还有两只褐色皮鞋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男人身体右侧的斜上方,是一个淡粉色的胸罩和一件团在一起的黑色上衣,男人身体后面的斜下方,放着一件灰白色的褶皱裙子,意外的是,地上的两只露后跟的黑色尖头高跟鞋却很整齐的摆放着。
  看到这里,我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里面房间的人就是蒋司长和陆阿姨了,因为蒋司长这几天一直都是一身蓝色西服、白色衬衣和一双褐色皮鞋;而上午视察结束的时候,我碰见了刚来医院进行交接班的陆阿姨,她上身穿了一件黑色半高开领无袖T恤,下身穿的是灰白色褶皱中短裙和黑色暗格长丝袜,脚上是一双露后跟的黑色尖头高跟鞋。不过,即便如此,我依然心存侥幸的自我安慰着:没准儿还是其她人呢!
  「呃……呃……」
  男人低沉的呻吟声从虚掩着的门缝里传了出来,他的腰腹用足了力气,胯部重重的顶在了女人的阴部,随后,身体阵阵的抽搐。
  奇怪的是,从始至终,女人始终都一声不吭的,不对啊,这种情况下,任何女人都不可能矜持到这种地步啊?难道是被下药了?不然不会这样的。
  片刻,男人的大鸡巴软绵绵的滑了出来,他放下女人的腿,转过身子的一瞬间,我完全的看清楚了,是蒋司长,他下了床,正准备去卫生间清理下体;躺在床上的是陆阿姨,她闭着眼睛,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非常的美丽、安详,如果不是下体不时流出来的恶心的精液,根本就不会想到,她是被迷奸了。
  蒋司长进了卫生间后,是进去呢?还是继续留在门外?我犹豫了!如果蒋司长没有得逞,我定会毫不犹豫的冲进去的,可是现在,蒋司长已经得逞了,我即便冲进去,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况且,如果真的撕破脸皮,他是个胆小怕事儿的人,一切都还好说,可如果他是流氓无赖那样的人,如今又可以借着拨款要挟财政拮据的市里,我冲进去后,很有可能救人不成,反而会和陆阿姨一起身陷囹圄。
  我承认自己的想法很自私,但也很无奈,就像一个旱鸭子面对落水后的亲人,眼见着亲人在水中用尽力气地挣扎着,自己却在岸边,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值班室里陆阿姨被主任调教的那一幕,我怎么也想不到,类似的情景居然来的这么快。
  我还在自责的时候,蒋司长出了卫生间,耷拉着刚刚冲洗过的大鸡巴,看着陆阿姨,一脸淫笑地走到了床尾,坐上去后,往里欠了欠身子,抬起陆阿姨的左脚踝,双手来回的把玩着陆阿姨的美脚和小腿,昏迷的陆阿姨无力的承受着蒋司长的侵犯,隔着薄如蝉翼的丝袜,蒋司长的手指肆无忌惮的抚摸着、揉捏着,而那性感诱惑的黑色小网格丝袜居然是她的美脚和小腿最后的护卫者。
  可是那最后的护卫者,也被蒋司长无情的剥夺了护卫的资格,只见他的手幽灵般的从小腿伸向了大腿,伸向了袜口的蕾丝花边,左腿的丝袜被慢慢的褪了下来,褪到了脚踝处,堆在了一起。蒋司长俯下了身子,疯狂地舔舐着陆阿姨雪白而修长的美腿,从小腿舔舐到了大腿,再从大腿舔舐回小腿。堆在脚踝的丝袜终于被他脱了下来,他抬起起陆阿姨的左脚,放到了自己的脸上,激动的亲吻着,慢慢的放到了嘴里,细细的品位着每一根脚趾,甚至连趾缝都不放过,他舔舐完之后,脚底、脚面上的牙印儿更是清晰可见。对于蒋司长来说,陆阿姨的美脚仿佛成了这世上奇美无比的佳肴。
  放下了左脚,蒋司长又拿起了右脚,放到了嘴边,将穿着丝袜脚趾一并放进了嘴里,贪婪吮吸着,然后顺着脚底、脚面渐渐的舔向了小腿、大腿,每一寸都不肯放过,舌头所过之处,口水泛滥成灾。
  蒋司长如此肆无忌惮,可陆阿姨却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看来这俩王八蛋没少给陆阿姨在下药时加量,尤其是主任这个鸡巴男。将来一定饶不了他!
  经历了如此销魂的场面之后,蒋司长的大鸡巴早已青筋暴涨。他用颤抖的双手拿起了陆阿姨的双脚,握住陆阿姨的脚面,用脚底夹着他的大鸡巴,不停的在陆阿姨的脚底、脚趾中间来回摩擦着,宛若真正的插穴一样。
  片刻工夫,又是一阵低沉的呻吟声从虚掩着的门缝里传了出来,蒋司长那恶心的精液从马眼处鱼贯而出,浓浓的精液喷射在了陆阿姨诱人的美脚和性感的美腿上,不同的是,陆阿姨的左腿裸露着,而右腿还穿着丝袜。不过,可怜了陆阿姨的那条高级丝袜,到头来却便宜了如此肮脏不堪的口水和精液。
  小憩之后,蒋司长趴在了陆阿姨身旁,抱着陆阿姨的脑袋,亲吻着陆阿姨美丽的脸庞和嘴唇,双手抓着陆阿姨两只丰满的乳房把玩着,美丽的乳房在蒋司长的揉捏下,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蒋司长往下挪了挪身子,嘴巴顺着陆阿姨的下巴、脖子亲吻着,完全调整好身位之后,捏着陆阿姨乳晕周围的地方,粉红色的乳头在挤压的作用下,高高的突起后,蒋司长顺势叼住了乳头,含在嘴里,不停的吮吸着。
  吮吸完左边的,继续吮吸右边的,大概还是觉得不过瘾,双手在乳房外侧用力一挤,两只丰满的乳房被堆积在了一起,宛如两座高高挺拔的山峰一样,两只乳头则非常听话的耸立在最顶端,蒋司长心满意足的张着他的血盆大口,吞没了陆阿姨的两只乳头,拼命的吮吸着、舔舐着。在蒋司长如愿以偿之后,陆阿姨的乳头和乳房上面满是口水和牙印儿。
  吮吸完了乳房又吮吸双臂,吮吸双臂又吮吸手指,甚至连肚脐和腋下都不肯放过,弄的陆阿姨的身上到处都是蒋司长那恶心的口水!
  看着满身都是自己口水的陆阿姨,蒋司长再次分开了陆阿姨的双腿,将自己勃起的大鸡巴毫不犹豫的插了进去……
  蒋司长前前后后射了5次,已经明显有心无力了,但还是不肯放过陆阿姨,依然把玩着她的美脚和乳房,在外间的我只能委屈的看着这一切,我无比憎恨自己的无动于衷,无数次的骂自己无力保护陆阿姨,但终究,我始终没有向里屋迈出一步。
  约莫凌晨一点半的时候,蒋司长的电话响了,接过电话之后,他边穿着衣服边恋恋不舍的看着陆阿姨,还时不时的亲吻一下陆阿姨。看样子电话是主任打给他的,是想让他在2点护士换班的时候离开。蒋司长快穿好衣服的时候,我悄悄的出了V216病房。快走到楼道门口,就听见楼梯有人上楼,情急之下我赶紧开了V203的房门,迅速的闪了进去,关好门后好一会,也没见有什么动静,稍稍的开了一点门,探出头往楼道门口瞅了瞅,看见一个人影在楼道口的双开门玻璃后面来回晃动着,而且还隐约的听见了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倒也听的真切,像是在打电话。
  「领导啊,两点十分的时候,我支开前台,给您响一声,你就赶紧出来。」
  「……」
  「嗯,嗯,我知道,剩下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吧,放心吧,保证神不知鬼不觉,她绝对不会察觉到的,您就放心吧。」
  「……」
  「好的,我的事儿让您费心了。」
  「……」
  「嗯,那我先派活儿了,待会听我电话。」
  主任下楼后,我把钥匙放回了陆阿姨的办公室,然后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医院……
  此后的几天里,我和陆阿姨匆匆的见过几面,她还和往常一样,看样子应该是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她越这样,我就越无法释怀,心爱的女人被人欺负,我就在旁边却无能为力,这种自责的煎熬终于让我下定了决心,必须得告诉陆阿姨事情的真相,至于她知道了真相之后,结果如何,只好祈祷老天了!
  周六的下午,老妈她们在我家打牌,我加了一下午的班,刚回家,正好散场,老妈见我回来了,说「宝贝儿子,回来的正好,这不你爸他们单位发了两台饮水机,咱家留一台,给倩倩家一台,你阿姨她拿不了,你帮着给送下去吧。」
  「哦,好的,我这就送下去。」
  我把饮水机送到了陆阿姨家,刚刚放好了,陆阿姨就迫不及待的抱着我的脖子亲吻着我的脸颊说:「小宝贝,累不累啊?这段时间咱们都忙的,连和你单独待一会的时间都没有。」
  「本来很累,见了你后就不累了。」
  我抱着陆阿姨的腰说到。
  「我的小宝贝,你可越来越会说话了!」
  说着再次亲吻了我的脸颊。
  「呵呵,是吗?宝贝,这段时间你也累坏了吧?」
  「是啊,真累死了。其实完全可以不必如此的,我们单位的基础设施是相当不错的,在整个北方地区也是一流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完全步入正轨,等一两年之内慢慢的步入正轨后,不用这么催命的忙也是可以争取到部里的资金支持的。」
  「可是市里等不及了,财政太拮据了!」
  「市里懂什么啊?只要医院给市里实事求是的上报汇报材料,市里还不得按照医院的情况来部署?关键是我们的那个该死的主任刘绍成,为了自己能够升官,把本来应该一年内完成的工作,缩短到了三个月,你说这能不累吗?这几天好歹是蒋司长他们走了,我们才能喘口气,否则,根本没得轻松!」
  陆阿姨抱怨着说到。
  陆阿姨对主任的抱怨,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该死的鸡巴男,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在工作中压榨陆阿姨还不算,还将陆阿姨下药后送给蒋司长肆意玩弄,更何况陆阿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算作是他的女人,如果不告诉陆阿姨,我将更加的痛苦不堪。
  「宝贝,市里欢送视察组的那天晚上,你也上夜班了吧?」
  我转移了话题。
  「是啊,上了,不过别提了,那天实在是糗大了,上夜班的时候居然睡着了,醒来后,天都亮了。也许是太累了,不过上夜班居然会睡着了,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陆阿姨懊恼的说到。
  「仅仅就是睡着了?就没有其他的感觉?」
  「小宝贝,你什么意思啊?不就是睡觉吗?还能有什么感觉啊?再说了,小宝贝,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陆阿姨的脸色有些绯红的回答到。
  「哦,没有就好,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得告诉你,你知道真相之后,无论怎样对我,我都可以接受!」
  我看着陆阿姨眼睛说到。
  「什么事儿啊?小宝贝,瞧你严肃的!」
  陆阿姨又亲了亲我的脸颊问到。
  我拿开了陆阿姨挎在我脖子上的胳膊说:「宝贝,我不是闹着玩的,是很严肃的和你说件事儿,咱们坐到沙发上说吧。」
  见我的表情非常的认真后,陆阿姨点了点头,就和我坐到了沙发上。
  坐下来之后,我告诉了陆阿姨那天午夜我所看到的一切,说完之后,我终于释怀了,感到无比的轻松,至于结果如何?只有静静等待陆阿姨的回答了。
  知道真相后,陆阿姨沉默了好一会后,问我:「小宝贝,当时你一直都在外面吗?确定蒋司长没有发现你?」
  「我一直都在外面,他没有发现我,如果发现了,肯定用不着我告诉你这些了。」
  「小宝贝,你能告诉我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吗?」
  我又把我当时的想法和陆阿姨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陆阿姨抱着我的胳膊说:「小宝贝,你做的很对,你知道吗?刚才你说完这些之后,我最害怕什么吗?最害怕你当时头脑一热,冲了进去,如果是那样,非但救不了我,还会把自己给赔进去。还好,你没进去,无论是什么理由,你没进去,是最正确的做法。」
  「宝贝,你和倩倩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在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
  我没说完,陆阿姨就堵住了我的嘴,没再让我说下去,而我的眼泪却不住的滴在她的手上。
  「小宝贝,你知道吗?你和倩倩现在是我最爱的人,我不能让我最爱的人受一点委屈,哪怕是为了我。」
  陆阿姨顿了顿,继续说道:「宝贝,你还记得吗,我和你说过,我对这些不是很在乎的,更何况是已经发生了的,我不是什么好女人,更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对于男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现在再多一个蒋司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不过就这一次,照现在看来,也不会有什么下次了。」
  「可是,宝贝你还说过,只要是喜欢的,就不计较,如果是讨厌,死也不愿意吗?」
  我哽咽问到。
  「小宝贝,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我该生气了。」
  陆阿姨擦拭着我的眼泪说。
  「嗯!」
  我点了点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陆阿姨接着说到:「小宝贝,现在木已成舟了,即便是讨厌,也无法改变了,还这么较真干什么啊?何必自寻烦恼呢?况且,整个事情的关键不是蒋司长,如果没有刘绍成这个王八蛋这么忙前忙后,蒋司长就算再有想法,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得逞吧?所以,即便要计较,也应该和刘绍成这个王八蛋算帐才对啊。」
  「对啊,宝贝,你不说我还真没转过来呢,一切都是那个王八蛋给设的局,首先应该找他算帐,连同上次在值班室欺负你那次,咱们和他算总帐!」
  「这个王八蛋,我说那天他怎么吃完饭还又回来上夜班,原来是为了蒋司长,回来算计老娘啊!」
  「宝贝,都怪我不好,我要是在听到他们所说的,能好好的想一想,也不至于被他们得逞。」
  我充满内疚的说。
  「小宝贝,都说了,不怪你的,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是绝对想不到的,你别自责了,否则,看你那样,我会更难过的!」
  陆阿姨边擦拭泪痕边安慰着我说到。
  「嗯!」
  我点点头后,又说道:「宝贝,他是怎么给你下的药,给你下了药后,你一点也没察觉吗?」
  「这个,怎么说呢吧。我上夜班的时候怕犯困,喜欢冲浓咖啡喝,一般都是在夜班之前用保温杯冲好了,然后去派活儿,回来之后慢慢喝,他应该是在我派活儿的时候给我下的药,他是个医生,选药绝对没问题,而且我喝的是浓咖啡,咖啡的味道完全可以盖过迷药的,而且我也没喝出有什么不对劲。」
  「宝贝,这也不对啊,你喝过咖啡之后,很快就犯困了,多多少少也应该有点察觉吧?」
  「小宝贝,这让我怎么说呢!」
  陆阿姨有些为难的说到。
  「宝贝,不愿说就别说了,我不是非要故意问的。」
  「没事儿的,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了也无妨。」
  陆阿姨顿了顿后,接着说:「如果他当时没有去我办公室,我肯定会察觉的,可那天我派完活儿后,他就紧跟着就去了我办公室,然后直接把我抱到床上了,后来我就睡着了,醒来之后,依然和他在一起。其实在睡着的时候,也有被人摸和做爱的感觉,但我一直都以为是他呢,至于那么快的就睡着了,我还以为是自己这段时间加班加点的太累了,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
  说完之后,陆阿姨已是满脸绯红。
  「看来这个王八蛋计划的还挺周详的!」
  「是啊,确实挺周详的,刘绍成,你这个王八蛋,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
  陆阿姨红着脸,一字一句的说完之后,狠狠的咬了咬牙齿。
  「现在这个王八蛋对副院长的位置是志在必得,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为升任副院长铺路,宝贝,咱们最好在这方面给他使使绊、挖挖坑,做好给他搅黄了,实在不行也可以恶心恶心他。」
  「小宝贝,现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既然他已经志在必得,肯定是花了大力气在办这件事了,使使绊、挖挖坑这种手段也许有用,但是在大多数时候,是没用的,弄不好反而会让咱们很被动的,要想真的搅黄他的好事儿,最好是能够拿到他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的证据,一旦咱们掌握了这些证据,完全可以将他一击中的。」
  「宝贝,我也知道着急不得,可是现在换届的事情最多再有3、4个月就要进行了,给咱们的时间太少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恐怕拿不到什么强有力的证据。如果他顺利的上位了,即便咱们拿到了强有力的证据,也不一定能够把他怎么样,毕竟一次换届,就是一次权力洗牌,洗牌的背后,会导致很多种权力重组的。」
  「小宝贝,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咱们又不是非得要这次把他怎么着了,我的意思是如果这次有机会,咱们就应该抓住了,如果机会不好,来日方长嘛,何必计较一时的长短呢?」
  「我现在非常想收拾他,宝贝!」
  「不急的,不急的!小宝贝!」
  说着陆阿姨的身体就靠了过来,亲吻着我那泪痕未干的脸颊,慢慢地解着衬衣的纽扣。
  「宝贝……现在不合适吧!」
  我喃喃的说。
  「小宝贝,咱们很久没在一起了,我想你,很想!」
  陆阿姨解开衬衣的纽扣,把我的手放在了她丰满的乳房上。
  「啊……宝贝,我老妈……马上会打电话……叫我回家吃饭的。」
  我继续喃喃的说到。
  「小宝贝,告诉妈妈,不回去吃了,待会我给你做饭,做你最爱吃的。」
  说着陆阿姨就将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