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性奴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发展性奴
[上一篇: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上] [下一篇:深度诱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 年11月,当frank 还难以忘情於和人妻小英的藕断丝连之间,我却因为一场和公司同事的无聊赌注,无意间去 开启了柯姐久未得到男人关怀的心门;2011年2 月,被我说动的柯姐,也答应了frank 将她视为肉奴隶看待的另一 个身份,而开始沉沦在一如dora沉缅於变态肉慾时的放浪形骸;而在那一年的4 月,柯姐更签下了一张白纸黑字的 淫秽契约书,而半带害怕地把自己肉体的所有权、无偿交给了我…从此,离不开柯姐人生的、是frank 这个男人的 肉棒和精液;还有,等着她的、是一次次无视她羞耻心存在的m 奴调教游戏…和多p 乱交的swing 趴活动…之後的 2012年,又因为frank 一时兴起的放纵私慾,让已经有了2 个宝贝女儿的柯姐,先再一次体会了女人为男人生育子 女的可能後,却又面临被迫失去肚子中的新生命的痛苦煎熬;尽管如此,她却还是选择留在frank 的身边,继续温 柔地跟随着frank 、无奈地迎接着一个个「新姐妹们」的加入她的行列…「天问人罪,处处无间;若无修罗,何需 佛陀?」回想自己写过的语句,这样的一个我,对柯姐来说、到底是拖她下了肉慾地狱的活修罗?还是…拯救了困 在过去那段失败婚姻的她,让她重新拥有了现在新的自己的引渡者呢?哈!好难懂的问题啊! 而2013年1 月,如此百感交集的frank ,一如往常地站在离她家、不过几十公尺距离的小巷子出口外,看着小 公园里、一棵棵大树的残叶空枝,一边正等候着她和她两个宝贝女儿的出现。 由於去年中、在中国上海出了事的陈先生,後来、回到台湾疗伤休养後,碍於人伦情份和维持假面婚姻的约定, 柯姐常得在家守着、几成陌生人的空壳丈夫的陈先生,也因此被迫减少了她和frank 见面的次数;就像这次元旦连 假的一同出游之後,隔了好几天,柯姐才又找了带小孩出外吃晚饭的理由,硬是抽空和frank 见上一面。 不过,柯姐带小孩出来吃饭的事倒是真的-最近,镇上新开幕了一家火锅店,几个同事吃过、都反映了不错的 评价;於是,我才订了一间小包厢的座位,想带柯姐和久未见面的小慈、小忆她们姊妹俩,一起去好好打个牙祭。 但其实,这次的火锅之夜,更像种「另类结盟」的年终餐会吧!去年中,意外得到小慈、小忆这两个人小鬼大 的女孩子的谅解和支持後,母女关系大有长进的她们三个女生,更一起背负了柯姐和frank 这段情慾关系的秘密; 有点残忍的现实之下,或许现在的frank ,才是这个陈家三个母女眼中、真正的丈夫和父亲吧! 「呵,你们来了啊!没有关系…我只等了一下下;对,预约了八点半的位子…我刚有打电话去店里确认过;ok, 那就一起坐我的车去吧!」,四个人上了车之後,我们便闲聊起来,就像一点都没有、好几天没见过面的生疏感之 中,我们也很快地就到了新开幕的火锅店大门外。 「嗯,今天这一餐吃得怎样?还可以吧?」,吃完了这一顿火锅当晚餐後,一出了店门後,我便好奇地问了其 他人的意见;「嗯…就普普通通罗!我比较喜欢吃他们的龙虾和帝王蟹,可是点了送上来的量…真的又好少!根本 没吃到啥!对吧?小忆…」,小慈这样回答说;「嗯,姊姊说的对!不过,我的嘴巴比较没那麽挑,只要有哈根达 斯的冰淇淋…苏…哈啊!刚刚才吃了一小杯,好像不过瘾说!嗯,总之…这样子、我就很满足了咧!」,像是做着 补充说明般的小忆,随即是跟着姊姊的话尾地这样说。 「…」,而一旁、安静地看着我和她两个女儿有说有笑的柯姐,则是一脸慈眉善目地微笑着,在那个刹那、竟 让frank 有了看到观世音菩萨显圣时的庄严法相的错觉…是啊!对於我、对於两个宝贝女儿,她都是这样、类似神 佛一样宽容大度的美善存在吧! 只是,就算是这样的人间神佛给落到了凡尘之中,终究,也只是个身陷男女肉慾情思之中的平凡女人而已…「 呵,走了啦!小忆,我们就别再妨碍妈妈和~叔叔搞恩爱了…啧!听不懂吗?你真白目咧!还不走啊!」、「可是 …人家很久没看到妈妈跟~叔叔在「那个」了说…人家很好奇嘛…」、「呿!那你就留下来慢慢看,我呢!一个人 要去买哈根达斯冰淇淋和巧克力回家吃了!你看…刚刚~叔叔给了我一张这个喔!」、「喔?那我也要去!还有… 姊,最近~~~有出单曲ep说…可不可顺便一起买啊?」,听着小慈和小忆的对话,等了几分锺後,我终於看见小 慈对我使了个眼色,好不容易才把碍事的小忆、半哄半骗地给带了离开小公园。 呵,这个小慈…真是遗传了柯姐的生意头脑和冰雪聪明啊!可也真没浪费了我、刚刚塞给了她的一张「小朋友 贴纸」啊! 「呵,这两个女生…还真是人小鬼大呢!将来…一定也是会让男人头痛的、那种「鬼灵精怪」型的小麻烦呢!」, 而看着小慈带着小忆一起离开的顽皮背影,也让我不禁笑了出来而吃过火锅,我们开车回到小公园这里,也已经都 晚上十点多了;至於在家休养的陈先生,听柯姐转述家里的外佣的话,似乎也已经睡熟了的样子。 只是,再度回到了小公园这里,变得更深沉的夜色下,同样的景色、如今却显得几分鬼气森森-自从去年中, 传出了几次有游民在这里、不幸莫名往生的暴毙事件後,一些绘声绘影的灵异传闻,也让每当太阳一下山後,小公 园里、便是了无人迹的冷冷清清。 「呵,玲刚刚也有看到…你偷偷给她钱的事喔!主人老公…咳!但小慈那孩子也真是的!不过,哈!看样子, 你那1000块钱…算是花得也很值得喔!」,像在回应我的说法般、柯姐也开玩笑地这样说;「呵,是啊!谁叫她们 …可是你这个出色老板娘的宝贝女儿呢!当然,脑筋也跟你一样聪明又反应快呢!」、「呵,是吗?嗯…」,然而, 听到这话的柯姐,脸色却是跟着一沉;「那…如果…我去年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在的话,现在的他,会不会也能 跟他姊姊小慈一样的聪明伶俐呢?」,而随之摸着自己肚子的反应,很明显地,柯姐是回想起了去年中、那次拜托 庄医生帮她和其他人动手术的事…「柯姐,你、你…还会恨我吗?当初的那一件事?」,放开了紧握在手心里、柯 姐那只柔软温暖的手掌後,我停下脚步地问着柯姐;「恨?呼…是啊!玲…确实…是恨着你当初的狠心呢!」,柯 姐眼里泛着泪光地说;「只是…玲也还是爱着你啊!你说,玲又能怎麽办呢?」,又爱又恨是吗?好一个错综复杂 的答案啊! 「想一想,主人老公,你真是改变玲的人生的好神和恶鬼呢!对吧?如果没有你的诱惑…玲大概还只是个窝在 家里、老是在自怨自艾的怨妇而已;每天呢!只会以泪洗面地等着「那个人」(陈先生)的回心转意…和苦等着两 个宝贝女儿…什麽时候…才会懂得给予自己体谅和安慰…」,擦去些微溢出眼眶的眼泪後,柯姐原本擦泪用的手掌, 则又向前牵起了我的手心。 「而且…如果没有你的鼓励和规划,玲也不会勇敢地和「那个人」做个了断!终於…也争取到现在自己的一席 之地;你看!现在的玲,有了钱、有了自信,还懂得照顾自己和享受人生;女儿呢!也不会再用同情和可怜的眼光、 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所以…你的意思是…」,小公园里,昏暗的造景灯光、突然是一闪一暗的怪异 情形;但frank 没有那份感到诡异的心思,只是在等着柯姐接着的回答。 「我…玲的意思是、在当初签下那张变态的主奴契约书的时候,玲就有心理准备-不论你是玲的神,还是玲的 恶魔,玲…都会欢喜地接受你…所给予我的一切!呵!就是这样!嗯…」,玲的回答一样简洁有力,却又是说明了 自己是用多大的决心、才选择把自己全然给交付给了frank 的。 而这份心意,frank 是明白的-或许是说一直明白的;於是,我抓过了牵起自己手心的女人手掌,一把将柯姐 给抱进了怀里;一时间,跟着直捣frank 鼻子嗅觉的,是柯姐身上、那股略带甜味的草莓果香的香水味。 呵,柯姐也真的越来越爱美了呢!记得某次、frank 不经意说了自己会记得每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後,柯姐也开 始用起了香水来;比起陈姐的杏仁体味、小萍身上的橘子芬芳,或是葶的牛奶体香…这股沁着微甜香氛的草莓气味, 也渐渐地、成了柯姐在我脑海里的专属味道。 「喔?这样啊!嗯哼…想一想,我们之间…还真经历过许多事呢!那你…後悔了吗?」,双手抱着柯姐的我、 低头问着怀里的她;「这还用说吗?就算玲後悔了…也来不及了啊!你看!玲都这样子了…还会有其他男人想要我 吗?」、「嗯?你说什麽?」,说着,柯姐突然挣脱了我的怀抱,故作姿态地转了一个圆圈後,重新一个站稳的她, 却在我的眼前、开始解开了铁灰色的连身羊毛针织冬大衣之上,那两排黄澄澄的金属钮扣和绑住两侧大衣的宽版衣 带来…尽管比frank 大上10岁,今年堂堂迈入42岁的「欧巴桑」年纪的柯姐,只见勤於保养的她,现在却有着战胜 了岁月痕迹的平滑肌肤;而淡妆轻点的脸庞上,是有着几分像似日本av女优?浅仓彩音的熟女脸庞,同时也带了几 分白里透红的娇嫩。 至於…当一身铁灰色的羊毛冬大衣一个脱下, frank也才明白,原来刚刚明明火锅吃得是全身发热、大汗直流 的,柯姐她、却还是死都不肯脱下大衣的原因…呵,原来厚重的羊毛冬大衣之下,柯姐就只穿着一件胯下私密处、 还刻意给破开了个椭圆开口的黑色性感裤袜;其他的,就只有她胸前那条我送她的黄金项链,以及披垂而下的一袭 黝黑色的长直发,正在聊胜於无地遮掩着柯姐大衣底下、那几近一丝不挂的白条肉体来…而看着柯姐那162.7cm 、 45.8kg的少女般的合宜身材里,frank 还微微可见她因为骑脚踏车、做瑜珈和爬山、游泳给锻链出的肌肉线条,也 塑造出了散发着健康气味的成熟肉体,更让frank 的肉棒不争气地开始勃起起来;而说到身体曲线,柯姐胸前那一 双点缀着暗橘色乳尖、呈现着大d 小e 杯完美比例的饱满肉峰,更是在柯姐几个动作的搔首弄姿之间,晃动出了足 可诱惑住任何男人的一波波乳波胸涛来…「呃!嗯嗯…柯姐…这…」,说真的,尽管看过柯姐的裸体不知多少次, 但那时的frank ,却还是又再一次给看呆了半晌,简直是给这20几岁年轻女人般的胴体给迷惑住了;而小公园的四 周,尽管是处在夜晚的掩蔽里,但是从稀微的灯光中,frank 还是可以隐约看见小公园外头、那些栉比鳞次的住宅 或商店…而这样子、只靠着小公园里的几棵树木对外做着遮掩,实际上,可说是随时得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豪放 裸露,柯姐这样大方挑战着frank 理智的刺激中,也等於是对於她一路下来的暴露调教游戏的成果,做出了一次完 美的验收来。 「呵,柯姐,嗯…看了你这样子的妩媚诱人…又有哪个男人会不要你呢?除非…他和萧煌奇一样吧!」、「是 吗?那麽…主人老公,你看,这是我要送你的新年礼物呢!」,说着,柯姐突然右手往左上臂一抓,解开了几颗按 扣、跟着扯下了原本绕圈围住她的左上臂的一截黑色蕾丝缎带後,只见柯姐左上臂的洁白皮肤上,似乎多了几些不 起眼的细小文字来…「呃,什麽礼物?干嘛这麽神神秘密的?呃,这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frank 也缓 缓向前走近了柯姐的身边,仔细一看,在小公园里的几盏小灯的昏暗灯光之下,柯姐的左上臂上、还真的多了几个 黑蓝颜色的中文字,样子有点像是汉隶(汉代隶书)写法般的细长勾转。 「讨厌…主人老公现在…又装作看不懂国字吗?那…玲念给你听,可以吗?嗯…左边的是…『柯×玲是母狗』, 右边的是、是…『主人是~~~』…呵,玲在那一天鼓起勇气,请了一位女生的刺青师傅刺上去这些字的时候,还 在担心会被人家笑是不要脸的变态骚货呢!」,看着柯姐左上臂上,两排由上而下、左右对称排开的黑蓝色汉隶体 文字时,我更在意的、是柯姐脸上满是害臊的不好意思;而如此随时会暴露在别人面前、看了可是让人说不出话的 淫乱证据…我说柯姐,你只用围着那条单薄的黑色蕾丝缎带做遮掩,这样子、真的就能若无其事地把这秘密、如此 藏匿在别人的视线之下吗? 「呵,那你是吗?不要脸的变态骚货…哈!」,顺着柯姐说的话,我接着促狭地问;「嗯,是啊!都被人刺上 这种丢脸的刺青做证明了,你想…还有其他的男人会要我…要我这种不要脸的变态骚货吗?」,柯姐回答说;「呵, 你说的对;只是,你也太大胆了!万一…万一这刺青被人发现了,你又该怎麽办?」、「我…玲有想过…万一被人 发现了刺在手臂上的这个秘密,还被人给公开了的话…」,突然,说着这话的柯姐凑近了frank 的身边,跟着是一 把紧紧地抱住了我。 「那麽,我…柯×玲,就真的只能在大家面前…当一条人形母狗了!然後,剩下的半辈子,都会被小慈、小忆 和其他人看不起吧!还会被、被人吐口水和说脏话辱骂,甚至被打…但是,我没办法反抗他们…因为手臂上的刺青 都说了…柯×玲只是一条人形母狗,只是一只不需要尊严和羞耻心的畜牲而已!」、「嗯嗯…」,而沉默不语的frank, 也伸手轻轻搓磨了柯姐左上臂的皮肤触感,而所得到的答案,让人相信柯姐的这番刺青自白,也绝对不是搭配无聊 的刺青图案贴纸、所临时献上的一幕即兴演出而已…走过一个平时给小孩玩的大沙坑,便是到了小公园最里处的儿 童游戏器材区;而旁边的小凉亭和几张有着椅背的木条长椅,据说就是那几个身份不明的男女游民们、在此度过他 们人生最後一晚的地方。 而如此令人寒毛直立的诡阴之处的对头,水泥建成的大象溜滑梯下的狭窄缝隙里,我和柯姐却毫不在意地、上 演着活色生香的肉慾缠绵。 而像在印证着柯姐手臂上的刺青文字的决心般,frank 除了用肉棒拼命抽插着柯姐阴部的前後两处肉穴之外, 毫无怜香惜玉的性爱玩法,更把柯姐身为一个肉奴隶的价值,在此做了一个最好的展现。 「啊啊啊啊…」,不停缩着声音呻吟着的柯姐,只见是毫无反抗之意地瘫躺在溜滑梯底下的缝隙空间里、那片 狭小的水泥地面上,不断轮流用张开大腿,或是用趴伏姿势地翘起臀部,以及换成跨坐在男人身上的几个淫乱体位, 让frank 随心所慾地玩弄和奸淫着她那副属於贵妇、散发成熟美艳而又淫靡的肉体来…呵,贵妇?哈!好一个成熟 美艳的贵妇人啊!除了胸前的那副黄金项链,还隐约闪曳着些许冷冽亮光的贵气,以及手指上、挂了一只20几万块 钱的钻石戒指,多少让她称得上珠光宝气外,现在、光溜溜地和frank 不停忙着性交当中的柯姐,哪里还看得出是 一个贵妇?甚至又哪里算是一个平常女人呢? 「再说一次!啊…你的手臂上…到底刺了什麽鬼东西…想要给大家看啊?」、「是、是…我向主人老公宣誓的 话…啊啊…左边的是…『柯×玲是母狗』,右边的…则是…『主人是~~~』…」、「喔?那为什麽…要把这些字 给大家看呢?」、「因为…呃…啊啊…那是…想要大家看看…我要给主人老公的新年礼物…呃!啊啊…」,说着说, 被frank 用手指侵犯和玩弄着的柯姐肉穴,终於开始了又一次的潮吹-活像尿尿般泄洪过後的潮湿肉穴当中,顺着 喷泄出的水滴痕迹,也跟着流出了frank 第一次射精後、在肉穴里头给留下的白色残精…「喔?又高潮了啊?才多 久而已…就已经是第几次了啦?」、「嗯…主人老公…是第七…还是…第八次了吧!呃…」,带着几个全身性的抽 搐後,回过神来的柯姐,才又能出声回答着我。 然後,看着还沾染着第二次射精时的少许白色残精,显目地留在柯姐嘴边,同时、还一脸淋过男人腥臭尿液的 狼狈的柯姐,frank 一个抬起她挨了frank 几个耳光後,而显得略带红肿的脸颊的同时,另一手、则挽起了一旁脱 下的皮带,跟着再往她的脖子上一圈…顿时,加在黄金项链之上的那条黑色皮带、就成了临时充当的狗项圈和狗绳 了…接着,回个气、休息了十几分锺後,准备再进行和柯姐第三次性交的frank ,只见对她才使了个眼色,便看见 被年轻男人的黑色皮带、粗鲁地给控制住自己行动的柯姐,接着是乖巧地爬出了溜滑梯底下的狭小空隙,然後,就 四肢趴伏地停在溜滑梯旁的草地上,正等候着frank 、随意对她阴部里的哪一处肉穴,再来又一次的肉棒抽插和中 出射精…「啊…主人…老公…」,於是,伴随着柯姐一声细小的呻吟,frank 的肉棒,最後、还是从後头又给插进 了柯姐的阴道里;「呵!大家快来看…呵呵…住你们家附近的陈~~的太太、陈~慈和陈~忆的妈,现在…变成了 我~~~养的人形母狗喔!啊!说话啊?柯×玲…还不快跟大家打招呼!你这只笨母狗…」,有如对着隐形的观众 在演着戏一般,frank 开始熟练地说着羞辱的言词,玩起了合并着公开暴露的羞辱调教游戏。 晚上十一点多了,流传着灵异传闻的小公园里,依然是四下无人的静阒;而随着四周外围的住宅或商店、一个 个将灯光暗下的瞬间,这处更显得昏暗的小公园里,活脱就成了frank 专属的开放式调教刑房。 「是、是的…我…柯×玲…是主人老公养的笨母狗、贱母狗…啊啊…每天…喔喔…都要吃…吃主人老公的肉棒 …喝…主人老公的精子(液)和尿尿(液)才行…过活…喔喔…」,看着柯姐用着极尽淫乱的表情和语调、无耻地 说着淫声浪语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要靠着男人施舍肉棒才能活下去的低贱娼妇…「还有呢?啊…这样子、还不够 格叫你母狗喔!啊…多说一点…让我和大家听得更爽一点吧!」,对於这样子的柯姐,我则下了一个、还要她更加 淫荡的指令。 「啊!知道了…主人老公…那玲…喔…就请大家一起来玩…啊啊…玩母狗的游戏…只要各位哥哥或弟弟…喔… 你的肉棒够勇猛…精子够强壮…喔、喔、喔…就可以用玲的小穴穴…嗯…喔…免费帮你们生个小公狗…或是小母狗 …喔喔喔…啊…」,终於,忍耐了不知多久,抱着柯姐那柔软却又带着结实肌肉的腰枝,喘气着的frank 、对着她 的肉穴,也彻底缴出了今晚的第三发精液…「嗯哼…主人老公,你还可以吗?今天的玲…你最爱的贱母狗…还想再 多吃一点…你的「东西」呢!」,然後,靠着大象溜滑梯一角休息的我,却听到两眼还在散发着、像似索求着什麽 不满足的眼光的柯姐,细声地从嘴里说出这样的慾望来。 「呵…」,据说对於熟女们、一向有着「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狼虎之年」这样的说法…而在柯姐身上, frank 还真多少看到了几些相呼应的现象;只是,看着半躺半坐地正对着frank 的柯姐,不停伸脚过来在我身上、 恣意游移间的磨蹭和挑逗…刚才还意气风发的frank ,却不禁也露出了一个苦笑。 「妈咪?~叔叔?你们还在这里吗?妈咪?你有听到吗?」,还好,一个似曾相识的女生的叫唤声,以及漫无 目的地寻觅着什麽的手电筒亮光,及时从小公园的另一端出现,并且给了frank 一个「安全下马」的合理理由。 「走吧!是小慈的声音…她在找我们了;啊!时间都快晚上十二点了!明天,我们还都要上班呢!不是吗?」, 看着柯姐有点失望的茫然眼神,我则急忙找回了四散一地的衣服,也没忘了提醒柯姐、赶紧要穿好衣服和整理仪容 …「对了!千万…可别忘了这个!」,在柯姐穿上那件羊毛冬大衣之前,早一步穿好衣服的我,则拿着一截黑色蕾 丝缎带、重新扣住按扣地给围上了柯姐的左上臂。 「呵,谢谢你,主人老公,我…玲自己都忘了呢!」、「别这麽说!快把衣服穿好吧!小慈快要找到我们这边 来了!」,再顺手帮柯姐穿上羊毛冬大衣後,我才走向前去,用着大幅度的挥手、向拿着手电筒找寻我们踪迹的小 慈给了个回应。 而小慈也尽管明了和亲眼见过了、我和柯姐的私密淫行和男女感情;但隐藏在那件黑色蕾丝缎带围拢之下、那 两行文字刺青的真相,却还是这个年纪的女生们,一个不须了解、也不用刻意去做想像的秘密。 「嗯,是你吗?~叔叔?妈咪也在那边吗?」,而用手指从容地拨拢好自己凌乱不堪的长直发後,给了我个微 笑的柯姐,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端庄优雅的贵妇形象。 当然,戴在柯姐脖子上的黑色皮带,也已经回到了frank 的裤头上-一如现在的柯姐,她又恢复了身为人妻人 母的身份那样。 而看着眼前的柯姐、正是端庄优雅的成熟气质满分;又回想着刚刚的柯姐、恍若一条人形母狗般的纵情肉慾… 然而,哪一个面貌的柯姐,才是最能吸引我的「她」呢? 「走吧!主人老公…时间都晚了呢!刚刚…我们真的玩得太疯了一点喔!呵…」,然後,如同两年多前刚认识 的那样、柯姐重新十指紧扣地抓住了我的手,一脸笑意地拉着我、往小慈的方向走去;而这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也 应该一如这两年多时间的悄然过去-因为frank 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在柯姐的身上来找出一个最好的答案来。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上] [下一篇:深度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