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高校生活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子高校生活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已经是暑假,住在乡下的同学已经全部回去了,校园里一下子空空荡荡的。本来今天并不想到学校来,只是因为后天有一个大专考试要用高一(四)班的教室,今天得找些人打扫一下。到了教室门口我忽然发现门竟然只是虚掩着,难道有小偷?我推开门一看,原来是唯一有教室的钥匙的班长刘慧琳在里面。刘慧琳是学校刘副校长的小女儿,大概是班里最勤奋也是最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我知道她经常用假期的时间到教室用功。我想她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走近她的时候她没有反应。正想叫醒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她下面的裙子是被掀开的,而且掀开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那两只修长粉嫩洁白的小手正在按在她的小阴户上,中指已经微微陷入大阴唇里。我勐然感到头脑嗡的一声麻木了,一股莫名的热流散向全身,下身那根东西嘭然勃起。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面对着自己未成年的女学生本不应当有如此的反应。但上帝请原谅我,我今天才二十六岁,严格来说我还是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

刘慧琳也许是无意中做着春梦,少女思春那是常有的事,就如我们少年时的遗精和手淫。但所不同的是,这个少女平时是如此落落大方,如此的善良正直。更要命是的她是如此的青春美丽。我在她面前再也挪不开脚步。我从未如此近的端详过她的脸,今天是因为兴奋那张瓜子脸上泛着了少女思春的潮红。即使这样,仍是显得如此纯洁和美丽。她的嘴微微张开着,有些急促地喘着气。嘴唇形状很诱人,嫩嫩地显出未加修饰地晶莹粉红。但我的目光很快被慧琳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给吸引住了。一个未满十四岁的女孩,是学校最年轻的高中生,她的腿因为经常打网球而显得很结实很健康,大腿根处的处女阴户也显得很丰满,只是被她的手掩住了,并不见阴唇的颜色,但还是有几根微毛的阴毛从她的手指缝中露出。我忽然发现,她的双胯正对着的椅面上有一滩粘滑的水渍。我的唿吸勐然急促起来,体内正有一股无法阻挡的沖动使我几欲扑到这个少女的身上。但理智让我控制住了。我硬逼着自己离开了教室。
我将门重新掩上,并装作刚到的样子敲了敲门。我听到了里面一阵慌乱的声音。我推手走了进去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道:“慧琳,放假了还这么用功呀,想考北大清华呀?”

“不是,不是的,老师。”她手中正拿着一张餐巾纸正想拭去椅子上的水渍却没料到我突然就进来了,于是只好坐在上面,又站了起来,一张粉红涨着通红,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慢慢地走了过去,装着很关心的样子拿起了她课桌上的一本书,忽然我发现在打开的书面上有一根微黑的阴毛沾在书面上的一缕沾液上。我不禁一阵激动。我悄悄地将那根阴毛收了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慧琳,正好,明天教育局要用我们的教室考大专,你帮我把教室打扫一下。

“用不用叫别的同学来?“刘慧琳解脱似地说。

“不,不用,就我们俩够了。”我急忙答道。

“好的,我去打桶水来。”说着她站起来转身去拿桶,我很清楚地看到了那滩水渍濡湿了她屁股上好大一块使得裙子变得半透明状,模煳可以看出小红内裤裹着的阴户的轮廓。
她很快提了一桶水回来,到门口时我见她很吃力便过去帮她,手正好抓在了她的小手上,我感觉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脸又突然变得通红。
洒完水我们开始扫地,我故意跟她在一条道上对着扫,因此逐渐靠近时,我一抬头,就可以透过她的微微松开的衣领看到她曲线玲珑的胸脯。她戴着一对粉红的胸罩,我怀疑跟她的内裤是配套的。因为还没完全发育成熟,因此她的乳沟并不很深,但乳房胀得衣服鼓鼓的,显然已经很丰满。刘慧琳很认真地扫着地,并没有发现我在偷窥她。我想她是因为刚才的秘密而羞愧不敢抬头罢了。因此当她与我撞个满怀的时候,我趁机在有意无意地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

“对不起,老师,”刘慧琳见撞着了我十分惊慌,可能根本没意识到我摸了一下她的屁股。

“小刘,你的屁股怎么湿了。”我装作十分关心的问她。
刘慧琳显得十分慌乱道:“可能,可能是刚才打水时不小心……”

“我帮你擦一擦吧!”我说。

“不用,不用……”刘慧琳羞涩地连连道。
“不要紧,来吧!来吧!把屁股转过来。”我说。
刘慧琳显得不知所措,但还是不得不把屁股转了过来,我拿起餐巾纸便在那个湿漉漉的部位按了下去,并不住了揉动。纸很快便湿透了,于是我改用自己的手……
刘慧琳似乎感觉到了不对,怯生生地问道:“好了吗?老师。”
“还没干净呢,不知道为什么这水怎么又粘又滑。”

刘慧琳不吱声了,我趁机用手沿着她的大腿不断抚摸,隔着两层布用中指抵在大概是少女阴道的位置不断划动。刘慧琳不敢反抗,只好不停地移动着臀部,却使着布料与阴唇的磨擦更加剧烈。我明显地感觉到了她阴部的发热,并有热水儿流出阴道口将我中指位置的布料濡湿了。于是,我说:“总是擦不干净,恐怕得脱下来。”
“不,不要!”刘慧琳轻声说着用手紧紧抓住裙裾。
“无论如何得脱下来。”我勐然用力,只听扑的一声,裙裾脱了她的手,竟连着内裙一起被脱了下来,雪白的屁股和修长的大腿立即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刘慧琳啊的一声大叫吓了我一跳急忙松了手。刘慧琳象一只受惊的小兔拉起了裙子便往门口跑。
我一个箭步向往首先锁死了门,将她扳过来正地着自己然后死死地摁在了门板上。我开始疯狂地用嘴唇不断在吻着她的脸,她那左右躲闪的嘴唇和脖子,美人骨。双手握住了她的两片屁股不断揉着。
“不要,老师,不要这样,老师老师……”刘慧琳拼命地挣扎着,哭喊着,但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能有力气。而且很快,我的嘴唇便死死地封住了她的小嘴,她的哭喊也只能变成了含煳的呜咽声。我用舌头撩开了她的双唇和牙齿,将舌头伸入她的嘴里,挑着她的小香舌,我立即品尝到了少女唾液里性的味道。我感觉到了自己坚挺的部分已经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以下。
刘慧琳很快被我扒光了衣服,并摁在了地上,我的嘴毫不犹豫地含住了她小馒头上面的小奶头,贪婪地吮吸着,并弓着腰将那东西抵住了她的阴道口。这样她一挣扎奶头便会扯痛,而且下面那根东西就会一点点地陷入阴道里。
但受惊的小兔子却如何还管这些,她的居然挣扎果然尝到了苦果。特别是我底下那根东西突然挤开了她的处女阴唇,攸地挤入了她的阴道里一小截。

“啊!啊!”因为疼痛浑身颤抖了一下便敢再动了。这一颤抖又使我那根东西又挤入了一截,直抵住了刘慧琳的处女膜,只要我稍微用力,便可以穿透这层网膜直入花蕊。我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十分兴奋。但另一种想法却在我头脑中占了上风。我不如先把这个少女挑逗到极至,然后再把她变成自己的性奴隶。
于是,我硬生生地将那根东西拔了出来,只用沾了少女穴水的龟头在她的阴道缝处来回地磨擦,不断地撩着她的小阴蒂。当我的敏感的龟头和小刘慧琳阴唇特别是小阴唇上的嫩肉不断磨擦时,有好几次我差点忍不住射了出来。但我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快就玩玩。于是我将那根东西离开了她的阴部,用手将她的两腿分开。我终于清楚地看到了刘慧琳那鼓蓬蓬的阴户。粉红色的大阴唇微微分开,如水晶般微微透明的小阴唇亮亮地沾着些水儿。我忍不住一低头,入口一片温软。我用舌头撩开她的大阴唇,直钻到里面去。好像是因为触着了少女的阴蒂,本已经筋疲力尽的刘慧琳身体突然一抖挺起身来,欲将我的头推开。
“不要,老师,我爸爸会打我的,不要这样,老师求求你了。我爸妈知道了会打死我了的。”
“那你不告诉他们不就行了。”我一边含着她的小阴蒂一边说。
“可是,老师,老师。”小刘慧琳急地直掉眼泪。
我的舌头开始寻找到了入口,那个少女温软滑润的入口。但当然,我并不滑入,而是继续在小阴唇缝里不断地舔弄着,我用舌尖点弄着她的尿道口,不一会,那里竟然溢出了一点尿水出来,沿着肉缝滑到了屁股下。我立即兴奋起来,终于滑入了她的阴道里,少女紧窄的阴道紧紧地夹着我的舌头,并不时微微收缩着。我感觉得到在阴道壁收缩的同时还不时有少量的水状分泌物溢出,将刘慧琳的阴道中沾得水亮亮的。我知道这是少女的阴水,一种科学家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女性生殖器润滑剂。
刘慧琳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只是无助地用手扶着自己的胸部。便很快我的手便又占领了她的双乳,那两只刚好满握的小乳房乳头已经慢慢变硬。显然刘慧琳已经开始兴奋起来。我便不失时机的腾身而上,将她完全压在身下。但我知道即使如此也不可鲁莽,我今天的任务只是将少女的情欲尽可能的挑逗起来,让她疯狂,而渴望性爱。于是,我只是用龟头在她的肉缝中不断地摩擦。我感觉到了刘慧琳的阴户比刚才膨胀了许多,大阴唇发硬,表面被搓得通红,薄薄的阴户上的肌肤几乎要透出了血丝来。但淫水却更多了。少女的阴水和自己的阴水混在了一起,滑滑粘粘的。我试着再将龟头往她的阴道里挤,刚没入了半个龟头,竟然紧窄得不能再进。当然这了跟刘慧琳第一次性交的紧张有关。我想,她一定以为这样便是性交了。因此,我不能让她失望。我将龟头快速地在她的肉缝里磨动,刘慧琳也开始挺起阴户就着我使我的阴茎能陷入更深。我看到她身上香汗微微,小脸潮红,半眯着的眼睛珠泪未干,小嘴儿微微张开着,发出了轻声的呻吟。
我忽然一阵激动,正欲将龟头再次顶入,突然学校里的电铃响了起来。我再把持不住,一股又粘又浓的精液喷射出来,全部喷在了刘慧琳的肉缝里。
我趴在了她身上休息了一会,便起身扶起了她,并递了一张纸给她。刘慧琳低着头不敢看我,只是用纸将阴户拭净了,穿好衣服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教室。
二)刘慧琳(高一女生)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跑出教室门口的,只是在整个路途中我感到一种莫大的耻辱和恐慌。我不敢回家,这可是天大的事,我不敢回去面对爸爸和妈妈。我感到心时一阵阵的烦燥和不知所措。我这个样子回去,他们肯定会问的,我又不会撒谎,怎么办?我在校园那里比较偏僻的小路上走着,怕人询问。我感觉到下身仍热辣辣的,两片阴唇之间被赵老师射入的一些粘乎乎的东西把阴户紧紧地粘在短裤上使我很难受。刚才太匆忙根本来不及擦干净,这个衣冠禽兽!

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看看左右确实无人便蹲了下来,将内裤退到膝盖上,用手掰开大阴唇,一股白乎乎粘滑的液体扯着长长的水线巴嗒巴嗒地垂落到地上。我用一张餐巾纸轻轻地按在上面,餐巾纸立即湿成了一团。又连用了两张才终于擦干净了。我看到自己的小阴户红肿得很千里利害,一定是刚才那……那令我无法启齿的东西搓肿的。

那个衣冠禽兽!我从来没有这样骂过人,但我真想不到,这个我平时熟悉得不得了,崇拜得不得了的赵老师。说起来还更可恨的是他是爸爸的得意门生,还拜我爸爸为干爹,我的的义兄。可是说,我一生下来,他就认得我了,小时候都是他带着我玩的。有时候还帮我洗澡。一想到刚才他那只变态的手居然从小就从自己的身体上抚摸过,我不禁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这个矮冬瓜,衣冠禽兽。我本来是个很有家教的女孩,从来没有这么骂过人,但今天他实在是太可恨了。我要去告他。可怎么告,他并没有夺走我的处女,那些脏东西又给我擦掉了。我沮丧得直想哭。

但很奇怪一向胆小的他今天怎么会这么大胆。也许,我心中一凛,肯定是自己梦里手淫给他看见了。这个色狼。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手淫呢?而且还是教室里。我感觉到自己脸上直发烧。都上姐姐,自己看了《金瓶梅》又没藏好,回去一定把它烧了。可听说那本书还是名着,名着怎么也这么淫秽。这时我突然想到那本书还放在教室里。我头脑嗡的一声炸开了一般,明天可有人考试,发现了那可就死定了。我急忙拔脚就往教室里跑。

书竟然不翼而飞,我头脑嗡地麻了一下,这下可完了,是不是放到哪个地方自己忘记了。我发疯似的在桌前桌后桌底寻找,没有;翻遍了所有没上锁同学的抽屉,也没有。我急得直想骂,到底是谁拿走了?不会是……我不敢想。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刚一坐下,电话铃就响了吓了我一跳。我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听果然是他,赵老师。我吓得电话都快掉了。

“慧琳,是你吗?”
我嗯了一声。

“你落了书在教室里了,我现在帮你拿着,今晚你到我这拿书吗?我等你。”

他说完就挂了。我怔怔地立在客厅不知所措。
我心神不宁地吃完晚饭便回屋了。幸亏父母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其实我的母校已经死了,现在的后妈才比我大八岁,是父亲的学生,长得很妖艳,一吃完饭就缠着父亲到舞厅去了。妹妹也到隔壁小玟家玩儿。我孤零零一个人在家,谁也不管我。我躲进被窝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之后渐渐平静了下来。我要去拿回那本书。

赵老师住在学校最热闹的宿捨区,大都是年青的老师。别人都住集体宿捨,唯独他作为父亲的义子分到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他平常跟别人很少来往。但我想那应该是很安全的,因为我随便一叫,周围的人都会听得见。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我在他房门前犹豫了很久才轻轻地敲了敲门。当门一打开,我便知道自己作了一个愚蠢的决定。我的想法完全错了,因为他屋子里放着很大声的音乐,我即使叫喊也一定无济于事。

他穿着一套运动短衫短裤,腆着难看肚子,很明显看出有点轻度的鸡胸。一张黄黄的胖脸堆着看似和善却暗藏杀机的微笑。我还留意到他肚子底下那鼓鼓的东西。那东西巨大得跟他的身体根本不成比例,那胀起来象个红色的小鸡蛋一样的东西下午就在自己的阴户上磨来磨去。想到这里,我的脸腾地涨得通红。

“慧琳,快进来,快进来!”他热情地一边说着一边闪身让我进去。

他的热情使我十分警惕,我急忙道:“不,我不进去,你把书拿给我。”

他久久地看了我半天,我便把脸别开去。过了一会,他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狠我,你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把持不住……好吧,我把书还给你。”

他转身进了屋,不一会,便拿出了一本书递给我。我一把抢过,一扭头逃也似的跑了。

到了家,我把书往枕头下一塞,心里还怦怦直跳。为自己的胜利暗暗庆幸,但却又十分纳闷,他并没有乘机占我便宜,难道今天下午他真的是一时沖动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点失落的感觉。

我放好了水进浴室洗澡,我掰开阴唇仔细地把里面清洗了一遍,把他留在我阴唇里的脏物都清洗干净了。在擦拭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小阴蒂莫名其妙地在勃起,阴唇也紧绷了起来。我直骂自己是贱货。

回到房里,我不能自己,用手摸了一下阴户,发现那里很潮热,便十分兴奋起来,使劲用手搓了几把,忽然手上沾了一些沾乎乎的东西。我鬼使神差地把我恨之欲绝的那本书又拿了出来,仔细一看,这是一本普通的语文课本,哪里是那本《金瓶梅》。这个坏蛋!慧琳随便翻开了书面,又忽然发现,这又哪里是一本普通的语文课本,却好像是一本小说,页眉上有“春闺秘史”字样,想秘是书名。

我随便翻开一面一看,只见写着:“碧卿也将衣服脱下,只穿着衬衣,揭开被儿,侧身钻进,手脚触看小姐身体,觉得软绵绵,香喷喷,很是动人!便一把将小姐搂在怀里,小姐羞容满面,不好抗拒,只得由他,碧卿先扳过粉颈,在小姐脸上,连连亲嘴,觉得自己腮儿贴看一件香嫩凉滑的东酉,其妙处世间无物可比,自想人家这般花枝一样的大姑娘,今日新开了脸,琢磨得这样柔嫩,送给我受用,真是那来的这种幸福,心中十分的艳兴,加之偎贴着小姐粉面,脂香粉气,一阵阵送入鼻孔,更引得他淫心大动,急要干那风流事儿,便伸手替小姐脱去衫儿,摸看他的一条赛如雪藕的玉臂,和两只涨鼓鼓的嫩奶儿,玩弄了一回,又伸手幸解小姐裤带,小姐半推半就,一会工夫,也将那衬裤脱下,发现裤内还有毛巾一条,拿来放在身边,然后把那久经羡慕的肥白屁股儿,抚摸个畅快,及至摸到小腹前面,这才认清小姐的那件东西了,原来小姐的阴户,其形圆凸,隆起很高,犹如初出笼馒头一样,中间一条小缝,微微湿润,光淡无毛,肥嫩可爱,摸至此,碧卿欲火再也忍不住了,一根五寸来长的阳物,又热又硬,直立得如铁棍一样,便坐起来,将小姐身子搬正,小姐闭目不言,由他摆布,他又替小姐垫好手巾!又加上一层白手绢,试他元红,然后爬上身去,分开小姐两条大腿,跪在他腹前,挺起阳物,向那柔软的阴户缝中便插,好似抵在棉花堆里一般!无奈小姐是个闺女,阴户小,顶了好久,还未进去,碧卿慌了,弄了许多唾涎,擦在阳物上面,又用力顶了几下,才算将龟头插入,碧卿自觉阳物套住一个又热又紧的软圈里面,再也快乐不过,于是又很命一顶,才顶入一半,那时小姐在下,被碧卿压在身上,早已心慌意乱,又觉得阴户中有一根硬涨的东西,直塞进来,搅得疼痛不堪。忍不住皱眉咬齿,微微呻吟,又见碧卿不知轻重,一步进似一步,也顾不得羞耻,张开眼睛向碧卿哀告疼痛,请他暂时抽出来。碧卿此时到了乐境,那里肯听,只说听人说干事半途中止,要致病的。然而又看妻子那样可怜,心里也很爱惜,便将阳物停住,不再顶送,情深款款搂住小姐粉颊,问他觉得怎样,小姐见他不再往里面顶,疼痛略减,又觉这件东西塞在下面,心里又痒又麻,很是好过,也不再要他抽出,只说,现在不动的时候,还不痛,就这样好了,不要再用力了,碧卿抱住小姐,仔细看着她,心想这个花容月貌粉股玉臂的女郎,现在居然归为我有,赤体同睡,皮肉相亲,弄得她娇声宛转,护痛哀求,真是人生乐事,淫兴勃勃,不觉又慢的抽动起来,小姐阴户经过片时研摩,流出好些淫水,阴户稍为滑润,可以承受,碧卿也不敢十分狂纵,将就将就,顽要一回,虽然阳物不能全入,总算一朵鲜花,被他采了,小姐二十余年,孤眠独宿,从未遇见一个知心男子,这时忽然被一个美貌丈夫抱在怀中,同他行房,心里也不胜快活,虽有点疼痛,也不大觉得,居然张开藕臂,搂住碧卿,两条大腿也紧紧夹在碧卿腰间,又不闭目,半开看一双媚眼,注视碧卿,碧卿见她也很得趣,更是高舆,便格外轻巧的抽送起来,弄了一会儿,忽觉物在阴户中,非常好过,浑骨酸麻,抽送更是加快,不一刻,龟头麻痒,直达嵴椎,忍不住一面乱送,一面阳物中精如泉涌,直射在阴户里面……”

对于象我一般如此正统如此单纯的女孩,从没有过性经验,突然看到如此淫秽的描写简直是紧张地喘不过气来。性交真的有如此之妙吗,我忽然想到下午自己给赵老师这般那番凌辱时,自己的感觉竟与这个古代的女子十分相似。我神经质地开门出去看了看有没有家人回来,但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我急忙关紧了门,又掏出那本书来看,越看越是羞得满脸通红,心里明白这是一本淫书,不该看,却又控制不了,一只手已经在阴户上按捺了好一会,一熘阴水沿着她的大腿滑了下来。

如此一个星期过去了,我根本无心上课,每天脑海里都是书里的面的内容。有时候有那个男同学看了我一眼自己都会脸红。我每天晚上都会偷偷地看着那本书在被窝里手淫。开始是用手在阴户上搓几下,接着用手指在阴唇缝里搓,后来就用钢笔套在阴道口上抽插。不敢插得太深,怕弄破了处女膜。但越是这样,越是感到阴道里面的空虚和骚痒。后来,我发现用淋浴时急急的水流打在阴蒂上时有令人难以抑郁的兴奋。从此,我便经常在洗澡时掰开阴唇让水流沖过自己的阴蒂和阴道。我开始渴望哪一天能真正尝试一下那滋味,但赵老师好像最近对自己并不注意。

我开始不满足于钢笔套和水沖带给自己的那微弱的快感。她发现裸露,特别是在人前裸露会给自己带来强烈的激烈和兴奋。当然不敢在人前裸露,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校长的女儿那会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但在家里,一有机会她就会进行尝试。一开始她还穿着裤衩,但很快在自己的屋子里她就脱得干干净净的,并模仿着书中的动作,以极其淫荡地姿态,挺起自己的臀部让阴户最大限度的突现。有时还有手将大阴唇分开,并想像着有很多正围观她,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展现着她日渐成熟的阴户。自己那肥美的阴户上,稀疏的阴毛微微遮掩着肉缝,我忽然想拨几根下来寄给赵老师或者其他什么其他男人。我常常为这些可耻的想法吓了一眺。

但这一切怎么比得过所有这一切带来的快感享受呢?夜里,她经常就光着身子去上卫生间。经过父亲的卧室时我感到十分兴奋。

我喜欢一蹲下来就可以看到自己的阴户突出来那种感觉,也喜欢看自己的阴唇分开,尿水溅射出来的样子。

我开始不穿内衣裤去上学,当某个男同学无意中甩头扫过我的乳尖时便会有一阵快感传遍全身,可惜这样的机会太少。上课时,我把手伸入裤兜里就可以直接触摸得到我那毫无遮拦的柔嫩的阴户上,我感觉到它上面的潮热和淫水的分泌,因此,它终日都是湿淋淋的,沾乎乎的让人难受。穿校裙的时候,走到偏僻的角落时我会大胆地蹲下来,这样我的阴户会暂时绽开,我感觉到风吹动阴毛时痒痒的感觉,或一边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人一边手卫生纸擦粘乎乎的阴户,有时我甚至在教室没人的时候在讲台上揭开裙子对着下面撒一泡尿,想像着要是同学们都在教室该多好。但过后我会立即用东西扫掉,绝不留一些痕迹。我在同学们的眼里还是那个即文静又勤奋的美丽班长。后来我想到一个办法,也是从古代的淫书中得来的灵感。就是用橡皮筋拴进钢笔套的一头,固定绕在腰间,然后将光滑的那一头插入阴道里,再用一根牵引线牵引,我就可能一边上课一边看着赵老师或别的男同学手淫了。我令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